亚搏体育官网下载-亚搏体育下载链接-亚搏体育官网电脑客户端

路嘉欣:每个愤世嫉俗的人心中,都有个失望的理想主义者

采访:雅婷、老月亮

作者:雅婷

11月30日晚,路嘉欣在北京的演唱会现场问大家是怎么认识自己的,备选选项有新专辑、舞台剧、吴青峰、《康熙来了》和绯闻。

这是她在北京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,唱的是她时隔十七年才新露面的第二张专辑

《落落大方》(One Two FREE Fall)。

路嘉欣用新专辑里的同名歌曲“蚀日Eclipse”来为演唱会命名,吴青峰在这首歌里为她唱了和声,也参与了词曲创作。

而留意《落落大方》的制作阵容,除了吴青峰,词曲创作的名单里还有张震岳、邬裕康、艾怡良、谢震廷、李雨、蔡�F佑和韦礼安这样的名字。单看专辑的制作名录会同时产生信任和好奇,然后想象这其实是她攒着劲要做好的一件事情。

路嘉欣自己解释这是一件“没想到的事情”。早年间她曾向音乐制作人邬裕康学作词,邬裕康对她的要求是每周完成一个作品。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一年有余,硬性的创作要求结束后,作词的习惯却被保留了下来,累积到了现在,其中有很多都是她很喜欢的作品。

做好被拒绝的准备后,路嘉欣找到了自己的老板想要出一张新专辑,没想到老板说可以,然后她就着手准备起了向身边朋友邀歌的事情。

得知路嘉欣要出专辑后,邬裕康又为现在的她作词《落落大方》。在《落落大方》里,路嘉欣唱着邬裕康提出的问题,“我长成了梦想中的样子吗?”

《满洲里》是路嘉欣放在新专辑里的第一首歌。

歌词创作于她刚看完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后不久,在此之前她从没听过这个地名,看完电影后她记住了那个大家都想去的远方。路嘉欣在采访过程里说起电影中的那群人,她觉得他们很倔强。

“倔强会让他们看起来有些愤世嫉俗,但我觉得每一个愤世嫉俗的人心中,应该都是住着一个失望的理想主义者的”。

然后她回想起自己曾在医院和庙会里见过的另一群人,“永远有人在排队、挂号、领药,永远有人在户外吊着点滴晒太阳……庙会的人多到能把人挤到双脚离地,然后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想去求一些东西。”

路嘉欣的感受是,大家都生活得这么困难,每天都这么努力去求生存,其实是因为心中还有自己想要去保有的生活。

“我们之所以偶尔还能做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,是因为我们还有一股倔强”,所以满洲里在她心里也是一个远方,虽然不知道它长什么样,但还是能带来希望。

2002年时,路嘉欣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《你不懂》,专辑发行后不久,公司就因为财政问题而倒闭,还在宣传专辑日程中的她突然间就经历了宣发活动都被取消。

23岁的路嘉欣还意识不到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,“我觉得我还有好多时间和机会,第一张专辑的反响就台湾来说还不错,我觉得一定还会有人再找我出片的,一定还会有转机的,只是没想到一等就是17年”。

唱片公司倒闭后,路嘉欣放慢了自己作为歌手的步伐。唱片的邀约暂停后,却有不少影视剧主动找了上门。那时的路嘉欣基本没有过表演经验,“刚开始是真的不会演,因为真的不会演就经常被导演骂,还被导演丢过剧本”。

但因为路嘉欣是那种不会出于喜好就简单拒绝的人,凭着不服输的劲头,赶着台湾偶像剧的黄金时期,从客串到配角,从小角色到个人电影,现在回头看也积累了下十几部影视作品。

路嘉欣说自己现在再看当时的作品会感到害羞,但现在回想那也是一段挺重要的经历,“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,眼神透露出的差别就特别明显”。

由于做演员前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表演学习,关于学习的经历就难免遍布挫折,那时的她总担心自己犯错,最怕演哭戏,因为怕哭不出来就无法完成一个能被现实衡量的结果。

(路嘉欣在《一席之地》中的剧照)

这样的想法在拍《一席之地》时发生了改变。《一席之地》于2009年在香港国际电影节上映,讲述热爱音乐的都市边缘人群生活,这也是导演楼一安擅长的题材,作品很具现实关怀。

拍摄《一席之地》的过程里有一场难捱的哭戏,要表现女主角受到打击后的无助和绝望,开机后她伏在地上流不出一滴眼泪。路嘉欣认为全剧组都在等她,导演喊“咔”之后她始终很沮丧。楼一安给路嘉欣看了她在镜头里的样子,问她为什么非要流眼泪不可,“这样的呈现已经很有力量了,我们不是非要眼泪不可”。

《蚀日》的 MV 里也有路嘉欣想要表达的东西。

MV 的主人公有两次爆发的时刻,一次是少年时期的他因为反抗霸凌,一次是工作后的他因为洁癖而被衣物上的污点所激怒。这样的爆发迎合歌曲里“我寻找我”的高潮而出现,路嘉欣用这首歌来表现人和自己阴暗面之间的关系。

“现在大家都在讲求正能量这个词,也总是想要被疗愈,这也和你不得不去奋斗有关系。但很多时候怎么讲,你的人生不是被一两个事件给定义的,你只要好好活着就能发现你这个人是超越你这一时的”。

路嘉欣说她到后来就知道了为什么很多人讲“性格决定命运”。很多人一旦出现了愤怒和悲伤这样情绪后,就会飞快认定这是“不好的”。“所以你不得不赶在赶快变好的路上,但这样那些问题只会重复发生,因为你始终没有把心里的结打开”。

2011年时,林奕华导演开始筹备自己的舞台剧新作《贾宝玉》,这个作品改编自《红楼梦》,但林奕华对其进行了重写程度的改编,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故事设置在了现代。林奕华称之为一个“情感浓郁”的寓言,想要探讨为什么“我们没有爱”。

路嘉欣有一个朋友认为她很适合《贾宝玉》中林黛玉的角色,所以把她介绍给了林奕华导演。林奕华为她出的面试题是“笑”,是林奕华没喊停就不能停的笑。路嘉欣试了各种笑的方式后,林奕华都没喊停,“笑到后来我就生气了,我就觉得他到底要干嘛”。路嘉欣自己停掉了这场“笑”,睁大眼睛和林奕华对峙了起来。

林奕华后来告诉她,那次对峙让他觉得黛玉就是这个女孩。“他说他觉得我外形是很柔弱,但我的内心是非常强硬的,黛玉在他心中其实是个 rocker”。

(路嘉欣在《贾宝玉》中的剧照)

路嘉欣知道自己能演女主角后的第一反应是,“吓得要死,因为其他所有演员要么都是科班出身的,要么就很有经验”。她记得那年的计划是《贾宝玉》9月开始排练,但她在7月左右就得知了这个消息。路嘉欣想准备点什么,又无从准备起,她记得自己出于必须要准备点什么的心情游了两个月泳。排练时间越逼近她越紧张,因为总担心自己会犯错。

但路嘉欣没想到的是,她在舞台剧表演这条路上走得比想象中顺利,《贾宝玉》之后她又出演了《心之侦探》、《梁祝的继承者们》和《聊斋》等作品,从2011年至今,每年绝大多数的时间精力都投入在了舞台剧的排练和巡演之中,在筹备专辑阶段也未曾停止。

“林奕华导演会把我放在一个很合适的位置上”,路嘉欣回忆自己和林奕华导演一起排练的过程,林奕华会从舞台调度的空间去要求演员的具体位置,但他没有演员一定要成为的某个样子。

林奕华希望演员能达到 “be” (成为)而不是 “act” (扮演)的状态,他们的排练往往会从和戏有关的电影或书籍开始聊起,聊透之后演员就带着自己新的认知和情感排练,找到“be”的状态之后就一切都对了。“哪怕生病了也没关系,因为你已经成为那个人了,林奕华导演也和我说不要刻意隐藏自己的脆弱,那些感受在舞台上都是很美的,也很独特”。

路嘉欣说现在再看当时出演影视作品的经历,她会觉得其实舞台剧对自己而言好像更轻松一点,“虽然要演三个小时好像很累,但那三个小时你的情绪是连贯的,全场演下来也很过瘾”。

现在的路嘉欣会把舞台剧演出划为自己热爱的事情,她也乐于在一样的演出中根据当天观众和搭档的变化创造不同。路嘉欣在这个过程里找到了“不需要费力跟世界相处”的答案,“有点像是跟自己的和解,因为有时候别人根本没有觉得怎么样,是你自己不放过自己”。

《贾宝玉》之后,路嘉欣也接触到了表达形式更加多样复杂的音乐剧《梁祝的继承者们》,在接触相关的声乐和肢体训练时,她偶尔也还是会忘记或犯错,然后她会忍不住偷看林奕华舞台剧形体指导伍宇烈的表情。

“伍宇烈老师都会鼓励我说――Better,小路,Better”。

路嘉欣的第一张专辑以《你不懂》这首歌为主打,专辑里歌曲的内容和风格都很相似。她唱女生在爱情里不被理解的付出,歌词说,“我放大你每一个感受/不需要/理由”。

17年前,声音和外形都很甜美的她在唱这样的歌,似乎很合适。那时路嘉欣也很害羞,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,如何让别人理解自己。这些都是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最被困扰的问题。那时路嘉欣梦想中大人的样子是,“她一定很会社交,一定很知道怎么样去照顾别人”。

同样是在2002年前后,路嘉欣和吴青峰做过一段时间的室友,当时她把《你不懂》的签名 CD 送给了吴青峰,又附上纸条写道“等我有一天可以,一定写一首歌给你!”

《落落大方》的专辑发行后,吴青峰在自己的电台为路嘉欣做推广,再回顾了他们共同生活的那段20岁出头的日子,他们会一起去张震岳合伙的酒吧“操场”喝酒,在那里听到了杨乃文和窦唯,酒量好的吴青峰负责把喝醉的路嘉欣捡回家去。

所以17年后吴青峰把路嘉欣的邀歌变成了合作,他追着从没作过曲的路嘉欣,把凭借感觉哼出的曲调变成《蚀日》这样的完整的作品。按吴青峰的说法,“一直以来,我都知道她爱唱、她能唱。但我也相信她会写、她能写。这一次,一起写、一起唱,是我完成了我的心愿”。

对路嘉欣而言,这个“一直以来”的进展并不如想象中顺利,她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却切实花费了一些精力才找到了最切合的表达方式。

正式制作专辑前,路嘉欣发现自己的“词库”里竟然没有情歌,“但是出专辑怎么能没有情歌呢?”基于这样的想法,她决定强迫自己写一首情歌出来。

这首“情歌”最后变成了《以诗之名》出现在专辑里,路嘉欣在《以诗之名》的最后唱道,“当原本想为你写首情歌/才发现自己是不写诗的爱人/不值得期待”。

等到终于能唱自己的表达,表达却都和寻找自我有关,非要谈论爱情的话,路嘉欣回答自己不谈论也没关系。到了这样的时刻再去审视她的外形,依旧是柔弱甜美,却更能辨明她自己的声音。

专辑制作完成后,路嘉欣回想这个过程发现自己没有妥协,她几乎没有为了商业运转规律放弃任何东西,虽然她找到了那么多“专业人士”加盟进来,每个人又都在这个过程里鼓励她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制作人罗宇轩把《落落大方》这张专辑看作是“世外桃源”般的存在,大家都“非常奢侈地在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”。等到帮助来得比预想中顺利,路嘉欣笑称“那只能说明我很会交朋友”。

采访之后再去听她的歌,路嘉欣的新专辑《落落大方》更像一个动作,她说接受自我比自我要多。曾经的她好像总会因为没有标准答案而躲闪,十七年后的她再回答,标准已经没那么重要了。

邬裕康为《落落大方》拟的英文名是《Free Fall》,路嘉欣唱完“我长成梦想中的样子吗?”,接着就是,“听到了别回答/好的或坏的/无所谓/真的”。